美国国会骚乱听证会继续:特朗普向摇摆州官员施压欲任命“假选举人”

原标题:美国国会骚乱听证会继续:特朗普向摇摆州官员施压,欲任命“假选举人”

当地时间周二(6月21日),美国众议院负责调查国会骚乱的特别委员会举行了第四场公开听证会。本场听证会的关注重点是前总统特朗普对地方官员、选举工作人员所施加的压力。

美国亚利桑那州及乔治亚州的共和党工作人员向特别委员会表示,他们曾支持特朗普竞选连任,但是却拒绝了他“找到选票,推翻拜登的胜利”的要求,因为“这将违反州和联邦的法律”。2016年,特朗普曾在亚利桑那州和乔治亚州的选举中取得胜利,但是在2020年的大选中,他失去了这两个摇摆州的支持。

特别委员会主席本尼·汤普森(Bennie Thompson)说:“几个关键州的少数选举官员站在唐纳德·特朗普和美国民主的颠覆之间。”他将他们称作为英雄,是“我们民主的脊梁”。

特别委员会强调,特朗普核心圈子中的许多人积极参与了推翻选举结果的过程,包括他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和一名关键顾问约翰·伊斯特曼(John Eastman),而特朗普是这一切的“幕后推手”。

亚利桑那州众议院共和党议长鲁斯蒂·鲍尔斯(Rusty Bowers)说,选举之后,特朗普和朱利安尼一起给他打电话,宣称有数十万张非法选票来自两种不合格的选民:无证移民和死者。鲍尔斯说他要求提供证据,朱利安尼表示他可以提供(但他后来并没有)。然后特朗普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给这个人他要的东西,鲁迪。”

特朗普甚至曾打电话给佐治亚州共和党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佩格(Brad Raffensperger),要求他“找到11780张选票”,11780正是特朗普在佐治亚州胜过拜登所需的票数。这一要求在当时十分紧迫,特别委员会透露,特朗普的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曾18次给拉芬斯佩格的办公室发短信或打电话,进行“找选票”的讨论。

拉芬斯佩格说,“我们进行了调查……没有可找的选票,那是一个经过认证的准确票数。”

朱利安尼在向地方议员施压时,也遭到了他们的。这些议员说他无法交出他所承诺的选举欺诈的证据。鲍尔斯回忆称:“(朱利安尼)说,‘我们有很多理论,我们只是没有证据。’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口误,还是他自己没想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专门委员会概述了特朗普精心设计的“假选举人计划”。特朗普试图让多达七个州——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内华达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代表发出声明,称是他而不是拜登赢得了他们的州。

美国各州的选举人代表的是选民的意志,但在美国还存在一种激进的观念:州议会可以无视选民意愿选择选举人。而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很快就采纳了这一理念,他们的想法是,如果选举受到大规模欺诈或非法行为的破坏,州议会可以介入,任命亲特朗普的选举人。

就像“选举欺诈”的说法一样,“假选举人计划”也是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早就酝酿好的。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律师克莱塔·米切尔(Cleta Mitchell)告诉特别委员会,假选举人的想法“在选举之后马上出现了,它可能是在选举之前(形成的)。”

一些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律师承认,在朱利安尼与另一位亲特朗普的律师肯尼斯·切斯布罗(Kenneth Chesebro)推动他们认为是非法的行动时,他们试图让自己保持距离。

特朗普的竞选律师贾斯汀·克拉克(Justin Clark)说,“我不认为这是合适的,或说这不是正确的事。我不记得我当时怎么措辞的了,但我有点犹豫。”他补充道:“我退出了。”另一名律师马特·摩根(Matt Morgan)让助手打电话给切斯布罗,告诉他“这是你的任务,你负责选举人问题的推进”,摩根说,这是他拒绝承担这一任务的方式。

在2021年1月6日上午,有两名议员参与推动“假选举人计划”,分别是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和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众议员安迪-比格斯(Andy Biggs)。

据特别委员会的一名律师说,约翰逊试图在前副总统迈克·彭斯当天早上抵达国会大厦监督选举人票数时,将其中两份文件交给他。

“约翰逊需要把东西交给副总统请示……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的候补选举人名单,因为档案管理员没有收到它们,”约翰逊的助手肖恩·莱利(Sean Riley)给彭斯的工作人员发了一条短信。

约翰逊的一位女发言人周二(6月21日)在推特上说,约翰逊对这一计划“一无所知”,并称这些短信是“工作人员与工作人员之间的交流”。

“线万票,至少。”视频的最后以他在电话中对拉芬斯佩格说的话作结。在另一个片段中,特朗普说:“我认为你会发现,他们正在粉碎选票,因为他们必须处理掉这些选票,这些选票是未经签名的,是腐败的、全新的,它们没有封条。这些选票在整体上有问题。”

他还声称,他的工作人员观看了佐治亚州选举官员的“慢动作、即时回放”的另一段视频。“最少也有18000张(被粉碎的)选票,都是给拜登的。”

特别委员会接触了许多仍然认为特朗普赢得了选举的人,让拉芬斯佩格和他的副手有充分的时间来驳斥这种说法,并详细解释了选票是如何计算和核实的:一共有三种不同的计票方式,其中一种是手工计票,都取得了几乎相同的结果,“只有0.0099%的差距”。

亚利桑那州众议院共和党议长鲁斯蒂·鲍尔斯表示,他受到了很多公开诽谤,有人在他家进行牛角号抗议,还曾有一名持枪男子嘲弄他的家人和邻居。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其他州的官员讲述了类似的故事,在他们拒绝特朗普的要求后,他们的手机号码和家庭地址被公开传播。

特朗普曾错误地指责选举工作人员莫斯(Shaye Moss)和她的母亲处理了“一箱箱的选票”。 这对母女作证称,在特朗普指控她们进行选民欺诈后,她们生活在恐惧中,不敢大声说出自己的名字。“有很多威胁,诅咒我死。”

莫斯在一段录音中表示,“你知道让美国总统针对你是什么感觉吗?美国总统应该代表每一个美国人,而不是针对一个人。但他却在针对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